弹起夕阳红,母亲节快乐



我的母亲是一位有34年教龄的音乐老师,许是职业习惯的原因,她在生活中也异常严谨,甚至有些固执己见,她患肩周炎有些年岁了,不过她觉得医院里人太多,医生顾不上她做细致的康护,所以她便很革命乐观主义地认为自己的硬骨头能撑过去。


2017年5月12日上午8点多,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,母亲还是不听我的劝,一早就跑到安化路111弄6号隔壁的理发店,吃了闭门羹,我倒是不打紧,只是担心母亲在雨中站得太久而引起其他的毛病。正当我焦急找避雨的地方时,一位穿蓝外套的胡阿姨走了过来,热心地请我们去隔壁避雨,因为雨下得紧,我和母亲便走到了他们的服务点里。

这是个大约100平方米的房间,右边的墙上挂着“颐家”两个大字,我便问起胡阿姨这是什么地方,胡阿姨说这是江苏路街道颐家老年人睦邻服务中心,是一家提供中医治未病的服务点。当我纳闷什么叫“中医治未病”时,房间上的四块“推拿”,“熏洗”,“艾灸”,“拔罐”的服务牌解答了我的疑惑,这分明是社区卫生中心的社区延伸啊,想到这,我不由心中一喜,母亲总嫌社区卫生中心远,所以不肯去做理疗缓解她的肩周炎问题,而这边离家这么近,母亲总不会拒绝了吧。于是我向母亲推荐起来,而母亲蹙着眉头,小声跟我说:“现在外面骗子多,我们得提防点,看看这里到底有些什么”。我理解母亲的谨小慎微,毕竟现在外面欺骗老人的案例层出不穷,再善良的人也有戒心了,何况是本来就小心谨慎的母亲呢。

雨下得密了,雨水溅到了母亲座位旁边的的踏脚毯上,胡老师怕母亲不舒服,便邀请大家进到里屋的理疗室里,这次母亲倒没有推脱,在我的搀扶下走了进去。理疗室里有个穿着制服的人,从他们的工作牌可以知道他们是康复师。母亲稍事坐下,便打量起房间里的各种设备,她摸摸理疗床上暖色系的毯子,打量着床头的计数器和呼叫铃,还问询了康复师都哪来的,有没有证。我会心一笑,母亲这哪是近来避雨,分明是来查底细的。不过见到母亲慢慢松下紧蹙的眉头,我知道她慢慢认这个地方了。果不其然,母亲开始主动提起自己的肩周炎来,问问有啥好方法能解决,康复师拿着笔记录母亲的病况后,推荐母亲使用红外线舒缓疼痛。

在得到母亲的允许后,康复师将红外线仪器调到适合母亲的高度,并确保红外线灯对准疼痛的部位,在开始理疗后,还不时地问询母亲热不热,因为有20分钟,为了不让母亲物料,胡老师还热情地跟母亲攀谈起来。20分钟后,红外线照射结束了,母亲摸了摸肩膀,热热的,但疼痛感明显有了缓和。她细声跟我说这里还真不错。雨渐渐小了,母亲边感谢康复师边在胡老师的引导下走向门口,在阅览角里,一架钢琴引起了母亲的注意,她饶有兴致地坐下来,缓缓谈起曲子“东方红”来。

我当时惊讶极了,母亲退休后在家里也很少弹奏曲子,更别说在外面呢。

胡老师察觉到我惊讶的表情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我答道:“妈妈是位音乐教师,教了34年,已经退休了。她是个很谨慎的人,不太相信别人,但来了你们这里,她明显感到很安心,现在正在给你们演奏曲子呢。”


曲毕,母亲合下了琴盖。转向胡老师说:“胡老师,一开始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是做什么的,所以有点戒心,不过在体验到你们这里的服务后,觉得你们这里还蛮好的,我家老头子年纪也大了,下次我把他也叫过来,享受下你们的服务。”


听到这句话,我的心颤了下,因为在长久的时间里,母亲的肩周炎都一直困扰着我,我知道母亲很疼,她不去医院,除了医院的快餐式服务,更重要的原因是地方远,怕耽误我们的休息时间带她去康复,而在安化路111弄6号的江苏路街道颐家老年人睦邻服务中心解决了我们的路程问题,更打开了母亲的心门,用温馨专业的服务让母亲能安心把自己,也把父亲的健康交到颐家的手中,让我们真正能敬一份孝心。


母亲节就要到了,没想到我和我的母亲能收到这么好的一份礼物。


——来自岐山社区居民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