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“花甲”与七个“耄耋”



| 言若 / | 张晶 / | 网络

  曹佩英好不容易敲开门,不过门只开一道缝,露出徐阿婆半张脸,听到来意后她说:“我不要结对,谢谢。”

  曹佩英不走,笑眯眯地站在门外说话,听着听着,徐阿婆把门打开了。

  

  她79岁了,儿女在国外,一人独居又身体不好,一年住几次医院,从内心讲是孤独的,但是越孤单,越对人存提防心。


  一次电视机坏了,请人上门维修,对方趁她进进出出拿东西之际偷了桌上的钱,退休金本来就少,着实让她心疼好几天。

  后来安排人与她结对,平时好照顾照顾,但是过年过节,“对子”总有意无意暗示她“意思意思”,让她很不快。久而久之养成孤僻的怪脾气,楼组长,甚至人口普查员上门,她都不愿意开门。

  这次街道老年协会将这块硬骨头交给协会副会长,66岁的曹佩英。


  不想一进门,两人就交谈甚欢。

    “是老年协会委托我来关心你,我是党员,相信我好了”,曹佩英开门见山诚恳地说,她面目慈善,浑身有一种亲和力,让人一见就亲切。

  徐阿婆像见了久违的亲人,一口一个妹妹,从下午五点钟讲到了晚上八点钟,话语像积蓄已久的洪水找到了决口源源不断,儿女事家务事烦心事全盘端出,又拿出美国儿子的照片给曹佩英看。

  临走曹佩英留下手机号,叮嘱她,再有维修人员上门,或者半夜心脏不舒服,打我手机,24小时开机的。


  从此,徐阿婆的怪脾气变了,她最相信曹佩英,见了她有说不完的话,哪里有好的熟菜卖,哪里有东西在打折都会想着告诉她。去美国探亲,信箱钥匙房门钥匙都交给曹佩英,回来后还不肯取回。


  徐阿婆对曹佩英说:“房门钥匙就放你那里好了,我这还有一把”,曹佩英想她心脏不好说不定需要也就留下了。

  曹培英的一举一动,让徐阿婆深深感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光辉,不禁夸其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楷模榜样。



  这天在社区康复中心采访正在做膝关节理疗的曹佩英,一旁64岁的徐龙英忍不住插话,她先生2009年查出病,四年后去世,去世半月女儿生孩子,接着自己又查出心脏病。

  这期间,是曹阿姨给她关心和精神上的支持。

  先生生病期间要做骨透和血透,花费厉害,知道她经济困难,曹阿姨有几次在小菜场看到她,不由分说就把钱往她袋里塞,怎么也推不掉。一次又把一瓶从美国带来治心脏的药塞给她。


  曹佩英一人结对七个独居老人,一结就是好几年,退休比上班还忙。每位老人的情况都在她心里装着,对重点对象就特别在意。


  杨伯伯80多岁,前几年查出淋巴癌,她平常常上门或打电话给他。元旦那天电话没人接,敲门敲不开,曹佩英急了,不知人在不在里面,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又不敢贸贸然撬锁,就打电话给老人女儿,才知道元旦老人去江西旅游了。

  老人女儿感动地说:“你元旦也不休息啊,真辛苦”。

  听说老人3号回来,3号曹佩英又打电话确认老人是否安全到家,还是没人接。刚放下电话老人来了,原来给她送土特产来了。


  长新小区老人很多,现在由老年协会牵头,发动“年轻老人”帮助弱势老人,报刊发行总社、华谊橡胶公司等社区单位过年过节也给老人送油,送牛奶。

  同时,弱势老人也尽己所能为社区做贡献,金阿婆80多岁,患有脑梗,心梗,类风湿等多钟疾病,儿女都不在身边,曹佩英经常上门陪她聊天,陪医送药,后来,她就把自家客厅提供给社区开展每周定期的“睦邻活动”。


  曹佩英退休前在巴士二汽工作,担任过团支部书记,支部书记兼工会主席,科长等职,她说:“喜欢做政工工作,我们党的政治思想工作就是关心人,服务人,教育人。”